本院動態圖片新聞以案說法實務研究職務預防犯罪基層風采檢察文化法律法規

 

當前位置:首頁>>實務研究
從“以偵查為中心”到“以審判為中心”
時間:2016-03-31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要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筆者認為,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司法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這項改革應當有利于從源頭治理司法不公正的問題,即針對以往的刑事訴訟實踐中“以偵查為中心”的問題,確立“以審判為中心”的新的訴訟制度,以便于有效解決這些問題。

  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復雜工程,也是一個系統工程,更是一個艱難工程。認識到這項改革的這些特點,有助于我們展開針對性研究,以確定這項改革的著力點,有效、有序、妥善處理改革所面臨的各種困難,積極穩妥推動改革。

  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復雜工程

  之所以說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復雜工程,是因為這項改革的復雜性。這種復雜性首先源于人們對改革中的一些復雜問題的認識需要進一步提高。就這項改革的目標而言,不言而喻,其根本目標是進一步促進刑事司法公正、更加有力地維護刑事司法公正,然而,在這個根本目標之下,還有許多具體問題需要研究。例如,“進一步促進刑事司法公正”的含義,就需要分析。筆者認為,這當然意味著從質和量兩個方面促進刑事司法公正。所謂從質的方面促進刑事司法公正,其含義是可以確定的,即刑事司法不僅要求實現實體公正,而且要求實現程序公正。而從量的方面提升刑事司法公正,則應是指“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對此應當怎樣理解,需要深入研究。一方面,基于人間的司法不同于人們想象中的“神的審判”,難免會有差錯,因此,人們很容易將這個要求視為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標。另一方面,也應當預見到,一旦按照“以審判為中心”的要求完善了我國的訴訟制度之后,刑事訴訟領域仍然會發生不公正的問題。就此而言,這項改革成功的標志,在司法公正“量”的提升上究竟意味著什么,也將是個疑問。筆者認為,對這個問題,應當從兩個方面進行分析:

  第一,“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確實是個前所未有的高目標,但提出這個目標有其合理性以及必然性。就民眾對司法領域的不公正現象的“零容忍”要求而言,黨中央對司法公正所提出的這個目標有其合理性;而從司法的公平正義包含著不同內容來看,該目標又有其必然性。一方面,如果說司法的公平正義所包括的刑事實體公正

  (不枉不縱地解決刑事責任問題),

  其中的不放縱犯罪需要主客觀條件的充分具備,因而難以在每一個刑事案件中都實現,但至少不冤枉無辜以及“疑罪從無”這個最低限度的刑事實體公正,應當作為目標在刑事審判這最后一道防線中被堅守。另一方面,如果說司法的公平正義所包括的刑事程序公正難以在所有的刑事案件的全部訴訟階段中都得到保障,那么,起碼應該在刑事審判這最后一道防線中得到有效保障。

  第二,關于從質和量這兩個方面促進司法公正,我們不僅應當看到上限被抬高到了“每一個案件”的司法公正,同時,也應當看到,關于司法不公正的底線也需要相應的上升,以此彰顯司法在公平正義方面的發展。在衡量經濟發展的指標中,經濟總量的增長固然重要,而生活貧困線的不斷抬高以及貧困線以下人口數量的減少,同樣是重要指標。也就是說,雖然人間的司法終究難免出錯,但是,我們至少應該能夠有效預防、避免和減少冤假錯案。這正是通過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所要達到的目的。而且,因為“以偵查為中心”的司法模式所產生的“制約失靈”而導致的冤假錯案,通過這項改革,應能進一步得到預防、避免和減少。

  當然,這項改革需要解決的復雜問題很多,即使是在認識方面,也有許多我們尚未涉及的復雜難解的問題。例如,人們對于公檢法三機關的關系問題的認識,與“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就有相當大的距離,如何彌合兩者,就是個復雜的問題。

  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系統工程

  之所以說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系統工程,是因為這項改革涉及整個刑事司法體制,影響到整個刑事訴訟過程,甚至可以說,關于這項改革的每一項具體措施,都會在訴訟程序和司法體制中產生“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效應,因此,改革必須注重刑事訴訟的全局效應。對此,筆者試從兩個方面進行簡要說明:

  第一,“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與“以偵查為中心”的訴訟制度的差別,表面看是刑事訴訟中究竟是“誰說了算”的不同,實際上,更重要的是“憑什么說了算”的差異。如果認識不到這一點,只是簡單地強調改革對審判權威的肯定,那么,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易于走向“失控的審判”。顯然,這不符合這項改革的初衷。我們需要認識到,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當然會強化審判的權威性,但這絕不意味著增加其任意性。因此,“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使審判者權威的增加,必須建立在妥善解決審判“憑什么說了算”問題的基礎上。而要解決審判“憑什么說了算”的問題,就需要對審判的職能和使命重新進行思考,以使對此問題的解決符合現代刑事訴訟的基本要求。

  根據現代刑事訴訟的基本要求,審判應當秉持公正的立場、采用符合司法公正程序的方法得到公正的裁判結果。為此,我們不僅需要摒棄以往將審判者和控訴方視為“同盟軍”的觀念,因為這一觀念將使審判失去公正的立場,并使被告人淪為訴訟的客體,而不再是訴訟的主體,而且需要改變以往將刑事訴訟的偵查、起訴、審判、執行視為“接力賽”的做法,因為這將使審判承擔其不能也不應承擔的職責。如果在控方未能完成其偵查破案的責任時,由審判者代為查清案件事實、收集確實充分的證據證明被告人有罪或無罪,顯然與其職責不符。而且,一個到了審判階段仍然事實不清,證據不確實、不充分的案件,由法庭通過審判來查清案件事實、收集確實充分的證據,基本也不可能。因為,審判并不是破案的最佳時機,法庭也不是收集證據的合適場所。應當認識到,審判階段的“查明”與偵查階段的“查明”有著質的差異,實際上只是在控辯審三方共同參與的法庭審判中,對控方所提出的事實、證據,通過質證、辯論等程序予以核實而已。

  由此,審判“憑什么說了算”的問題也就清晰了,即應當憑借公正的法庭審理說了算。

  第二,“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與“以偵查為中心”的訴訟制度的差別,從表面看是刑事訴訟重心的不同,實際上,更重要的是其訴訟方式的差異。需要說明的是,這里所說的訴訟方式,并不僅限于法庭審理方式,而是有著更加廣泛的內容。“以偵查為中心”的訴訟制度中,法庭審理主要圍繞“偵查卷宗”,有爭議的重要證人幾乎不出庭作證,使質證難以真正展開,從而使法庭調查虛化。對此,當然應當予以改變。應當按照“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的要求,使法庭審理具有實質性的意義。

  同時,我們應當看到,刑事訴訟是個整體,不同訴訟階段中的內容、方法和程序的變化,對其他相關程序存在著必然的影響,正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法庭審理方式的改變,將必然使起訴甚至偵查方式發生變化,而絕不僅僅局限于審判階段的變化。例如,法庭審判一旦強調重要且有爭議的證人出庭作證以使質證可以真正展開,對偵查而言,讓證人作證的難度將會增加——原本不愿作證的,因為以后將要面對出庭作證的義務,其在偵查階段會更加不愿意作證。由此可見,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系統工程,相關問題需要統籌考慮,全面解決。

  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之所以是一個系統工程,除了上述因素,原因還有很多。例如,嚴重影響公檢法各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的因素,除了法律規定,還有各種考核要求、考評指標。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必須廢除對公檢法機關不科學、不合理的考核要求、考評指標。

  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艱難工程

  之所以說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艱難工程,是因為我國刑事訴訟長期受“以偵查為中心”模式的影響,且這種影響根深蒂固,要在較短的時間內徹底消除這種影響,完成“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十分艱難。這可以從以下兩個方面作進一步說明:

  第一,“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所要推進的不僅僅是訴訟體制的變化,更重要的是訴訟方式的轉變,而訴訟方式的轉變將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我們以偵查方式的變化為例進行分析。毫無疑問,“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與“以偵查為中心”的訴訟制度,對偵查的要求是不同的,前者對偵查將提出更高的要求,即不僅要求其破案,而且要求其收集到確實、充分的證據證明其確實破了案,甚至還要求其是采用刑事訴訟法所規定的合法方式履行其偵查職能;更進一步來看,偵查還應當能夠經受得住公正審判的檢驗。實現所有這些要求,將使偵查在刑事審判中“淪為”被審者,偵查本身也將越來越受到來自司法的制約。這對偵查機關來說,將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第二,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不僅是改變刑事訴訟的重心,更是加強對刑事訴訟權利主體的保障,甚至要求重構刑事訴訟主體間的關系。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對公檢法三機關在刑事訴訟中的關系的影響不言而喻。重要的是,我們還應當看到,刑事辯護主體與刑事訴訟中的各個職權機關的關系也將發生深刻的變化。“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對刑事辯護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即不僅對刑事辯護的數量提出了要求,而且對刑事辯護的質量也提出了要求。顯然,“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所要求的公正審判,應當是有辯護律師廣泛且有效參與的審判,否則,在“控辯失衡”的情形下將難以真正實現“以審判為中心”。因此,從刑事辯護的數量來說,應當實現所有刑事案件的所有被刑事追訴之人都有辯護律師為其辯護。這對我國來說,需要提升的空間很大。至于辯護質量的提高,則不僅是辯護律師的責任,也是刑事訴訟中職權機關的責任,尤其是法院的責任。因為,辯護權得到尊重并被有力維護,是辯護真正有效的必要前提。

  要認識到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是一個艱難工程,我們還需將目光延伸到司法體制的諸多方面甚至司法之外的體制性問題。對這些問題都需要有深入的研究,并確定逐步推進相關改革的方案,以使改革的困難能夠得到有效解決,改革能夠有序地展開。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本文摘自王敏遠等《重構訴訟體制——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一書,刊發時略有刪節)本文轉載自檢察日報

 
網上服務
網上舉報
控告申訴
法律咨詢
案件查詢
檢察長信箱
行賄檔案查詢預約
代表委員聯絡平臺
遠程視頻接訪
互動平臺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二維碼 上
二維碼 下
最高人民檢察院                山西省人民檢察院             正義網

山西省忻州市人民檢察院

地址:忻州市人民檢察院公園街

郵編:034000 電話: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10217144號-1

技術支持:正義網

安徽25选5中奖规则